• <rp id="vev7q"><acronym id="vev7q"><blockquote id="vev7q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rp>

    1. 您的位置:首頁 > 家居 >

      房天下花15.6億元買寫字樓被騙?金隅大成物業被9家公司實名舉報“加收電費”超400萬-天天信息

      來源: 華夏時報 時間: 2022-12-23 23:01:12

      北京市豐臺區新方向中心房天下辦公樓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  華夏時報(www.chinatimes.net.cn)記者 于麗麗 李貝貝 北京報道


  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  2015年,知名房地產互聯網門戶網站“房天下”花15.6億元,在北京市豐臺區買下3棟樓中的部分樓層用來辦公,但目前,房天下強烈希望換掉其物業公司——金隅大成物業。

      12月7日,房天下相關負責人陳爽(化名)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“當初我們之所以愿意重金購買金隅開發的房產,就是因為曾約定兩年后,能換成自己的物業公司。但后來金隅大成物業失信,不遵守簽署的三方協議,現在5年已過,仍不肯撤離。我們有種被騙的感覺?!?/p>

      金隅大成物業相關負責人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解釋,“三方協議中有一個(約定合作期限)兩年的問題,但是兩年是實現不了的。簽訂的協議在當時的法律法規下行得通嗎?”對此,陳爽則認為,這壓根就是一個“圈套”。

      記者獲悉,金隅大成物業目前官司纏身,今年6月,其被9家公司實名舉報“涉嫌嚴重違法違規、超額加收業主和租戶電費,涉及金額巨大”。同時,房天下還就“加收電費”事宜,將其起訴。

      被三方協議誆騙?

      房天下和北京金隅大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(下稱“金隅大成物業”)之間風波不斷。目前,房天下強烈希望盡快更換新的物業服務公司。

      12月2日,陳爽對記者表示,房天下想要更換物業公司的原因至少包括兩方面:一是原本就有協議明確約定對方只服務到2017年底;二是認為對方在過去兩年“多收電費大約400多萬元”。

      據陳爽詳述, 2015年11月,北京搜房房天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(下稱“房天下”)和北京金隅大成開發有限公司(下稱“金隅開發”)簽署買賣合同,房天下花15.6億元購買了北京市豐臺區新方向中心A座寫字樓部分和ABC座的商業部分。

      2016年1月,房天下又和金隅開發及金隅大成物業簽訂了一份三方協議,即《新方向中心物業服務合同補充協議》(下稱“物業補充協議”),該補充協議約定有效期2年,2017年底終止。

      房天下和金隅大成物業、金隅開發簽訂的三方協議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  陳爽告訴記者,金隅大成物業是金隅開發指定的物業公司。天眼查顯示,兩家公司同屬于北京金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持股,也就是說兩者是“一奶同胞”。

      《華夏時報》記者注意到,前述物業補充協議中提到,協議終止前3個月,如房天下不再聘用金隅大成物業,后者則不再提供服務,應妥善移交并按時撤出物業區域。

      截圖自三方物業協議中,協議約定房天下和金隅大城物業終止合作后,金隅大成物業需退出并交接。

      2017年9月,離協議終止還有3個月時,雙方“戰火”爆發。

      陳爽表示,“按照協議,房天下提前3個月正式發函通知金隅大成物業終止合作,但金隅大成物業置之不理。時至今日,5年已過,對方仍然堅決不撤出?!贝送?,陳爽告訴記者,雙方面交涉的拉鋸戰中,房天下感覺這是個“圈套”。

      陳爽稱,“我們后來才了解到,要更換物業公司需要征得其他大部分業主同意,但我們房天下花15.6億購買的只是新方向中心A座及ABC相關的商業部分,其余樓棟還涉及到幾十個散戶業主。金隅開發并沒有將和房天下簽訂更換物業協議的事情告知其他業主,造成其他業主不知情,這導致更換物業更加困難?!?/p>

      陳爽提出質疑,“作為專業的物業公司,金隅大成物業必然事先知道更換物業需要征得其他業主同意,在此背景下,他們不僅沒和房天下如實說明情況,也沒有征得其他業主同意,而是直接和房天下簽署物業補充協議,我們認為這是欺詐?!?/p>

      12月2日,金隅大成物業相關負責人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“三方協議中有一個(約定服務期限)兩年的問題,但是兩年是實現不了的。簽訂的協議在當時的法律法規下行得通嗎?”

      12月7日,陳爽對記者表示,“我們房天下之所以愿意花15.6億購買金隅開發的房子,就是考慮到兩年后可以換成房天下自己的物業公司服務。金隅方面為了賣房簽下三方物業協議,收完我們15.6億以后,金隅大成物業又不認賬?!?/p>

      12月2日,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許浩律師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分析道:“選聘和解聘物業服務企業,由業主共同決定。小區更換物業公司,應該首先召開業主大會,由全體業主決定,可以采用集體討論的形式,也可以采用書面征求意見的形式,達到法律規定人數的業主同意就可以更換物業公司?!?/p>

      此外,許浩律師指出,“如果未經法定程序,達到法定標準,由開發商或部分業主擅自決定物業公司,幾方簽訂的協議由于違反法律規定,不具有法律效力?!?/p>

      12月2日,知名律師彭艷軍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“我國司法實踐中,法官對于合同無效的審查極為嚴格,符合以下情況才會被認定合同無效:如一方以欺詐、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,損害國家利益;惡意串通,損害國家、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;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;損害社會公共利益;違反法律、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等情形?!?/p>

      彭艷軍律師另外表示,“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,各方都應當遵循誠信原則,秉持誠實,恪守承諾,避免不必要的糾紛?!?/p>

      遭9家公司實名舉報加收電費

      房天下對金隅大成物業的不滿,還包括電費問題。據陳爽介紹,目前房天下就此事已將金隅大成物業起訴。

      記者獲悉,關于電費問題,金隅大成物業不僅被房天下起訴,還被多家業主和租戶實名舉報了。12月20日,舉報金隅大成物業的一家企業負責人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“金隅大成物業曾按1.245元/度收費,我們了解到這比國家電網收費高。今年6月,我們和其他幾家公司一起舉報了他們。舉報兩個月后,他們開始按1.0476元/度收取電費,后來還給我們退還了部分電費,但我們預估對方退還的電費只有應退金額的1/10?!?/p>

      今年6月,新方向中心(北京市豐臺區郭公莊中街20號院)1號樓、2號樓業主和租戶代表,曾向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實名舉報其“涉嫌嚴重違法違規、超額加收業主和租戶電費,涉及金額巨大?!?/p>

      實名舉報信說明,2017年2月至2018年12月,金隅大成物業按1.3元/千瓦小時向業主和租戶超額收取電費,2019年至今(被舉報時),按照1.245元/千瓦小時收取電費,這均遠高于北京市相關電價標準。

      舉報信舉例表示,北京市新方向中心業主和租戶超100家,以其中的8家業主和租戶為例,2017年2月至2022年4月期間,共計用電994萬度,被收取電費1259萬元,平均每度電收費達1.266元,這超過北京商業市場平均電費標準約30%。據此測算,金隅大成物業僅向8家業主和租戶加收電費就達400萬元。

      截圖自實名舉報信

      金隅大成物業的電費究竟是怎么收取的?

      12月2日,《華夏時報》記者采訪了房天下的代理律師陳宇(化名)。陳宇表示,金隅大成物業有一塊總電表,所有業主和租戶用電均合計在該總電表上,金隅大成物業照此統一和國家電網結算。據此邏輯,金隅大成物業收取終端客戶的電費,應等同于支付給國家電網的電費,但事實卻非如此。

      陳宇稱,“我們了解到,平均電價是(一度)9毛幾分錢,但金隅大成物業從2016年至今的收取標準是1.3元/度和1.245元/度,超出大約30%?!?/p>

      陳宇介紹,目前無論是居民用電還是商業用電,均采用階段收費。如上午6點至11點屬于波峰,即用電高峰期,此時電費略高,屬于收費波峰。而夜間9點至凌晨5點前后,就屬于波谷,電費相對便宜。

      “國家電網會每月公布波峰和波谷的單價,物業公司負責代收代繳工作,因此應在物業顯著區域同步公布電費,但金隅大成物業并沒有這么做?!标愑畋硎?,“不僅沒公布,還按照1.3元/度和1.245元/度標準收費。簡單來說,就是無論國家電網怎么收費,金隅大成物業只按照自己的標準收費?!?/p>

      那么,按照1.3元/度收費合理嗎?陳宇認為這不符合現實,“結合波峰和波谷的收費標準,假設24小時均在用電,平均計算也不到1元/度。如果按照波峰收費1.3元/度,就意味著業主們24小時都在按照波峰交費,這明顯不現實?!?/p>

      終端客戶交電費必須要經過金隅大成物業嗎?終端客戶能否通過自己的電表,直接鏈接到國家電網,按照個體的用電詳情交費,甩掉物業公司這個“中間商”呢?

      陳宇律師告訴記者,其實2018年相關政府部門已經提倡使用智能電表,如果裝配智能電表,可以直接鏈接國家電網,按照事實發生的用電交費,這樣也更公平?!暗鹩绱蟪晌飿I并不去做(裝配智能電表)相應的調整工作?!?/p>

      為何比國家電網收取的電費要高?

      陳宇表示,金隅大成物業曾表示電費中包含了“服務費”,但按照相關法律,電力屬于能源價格,制定能源價格不能是“物業公司”,而應該遵守政府的指導價。

      此外,陳宇還表示,所謂的“服務費”是違反價格法的,無論是電力法還是價格法,都提到物業公司不能對電力收取任何費用。陳宇進一步分析,即使有服務費,也應該包含在物業費中,而不是被作為收取電費的借口。

      房天下出示的資料顯示,金隅大成物業按照大約1.3元/度收取電費,那么國家電網究竟是按照什么標準對金隅大成物業收取的呢?陳宇表示,目前詳細的數字不得而知,這個資料只有金隅大成物業才有。

      12月10日,國家電網客服人員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非直供用戶(業主)想要轉成直供用戶(直接給國家電網繳納電費),可能牽扯到諸多歷史遺留問題,因此建議業主直接找物業公司協商解決,因為國家電網一般不接受單戶申請。

      國家電網客服還表示,用電情況除夏季七八月有“尖峰”時段外,其他月份一般分為三個時段,高峰、平、谷。普通常用380伏或220伏的低壓,高峰時間單價約1.15元/度,平的時間段約0.86元/度,谷的時間段約0.59元/度。

      如果物業公司曾按照1.3元/度收取電費,業主無法接受,國家電網可以干預嗎?國家電網客服表示,“電價不是供電公司直接指定的,供電公司無權利直接干預,為了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,建議直接撥打12345?!?/p>

      天眼查顯示,今年3月,北京搜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搜厚物業”)麗澤分公司、大北窯分公司等15家公司被北京市多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罰警告并罰款,原因正是基于向終端用戶加價收取電費、以電力改造服務費的名義向終端用戶收取增容費用等行為。

      根據《華夏時報》此前報道,搜厚物業旗下的15家分公司被罰款約1.15億元。2021年12月,搜厚物業多家上海分公司連續收到7份行政處罰,原因也是向商戶加價電費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張蓓 主編:張豫寧

      標簽: 物業公司 國家電網 華夏時報

      欧美性色小黄片
    2. <rp id="vev7q"><acronym id="vev7q"><blockquote id="vev7q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rp>